首頁 >> 新聞中心 >> 阿蛋學儀器古龍版絕殺色譜柱篇咗

阿蛋学仪器 | 古龙版 绝杀色谱柱篇

廣州綠百草推出全新連載短篇小說,不定期的跟大家講述關于學渣阿蛋在工作後不得不學習儀器知識的苦逼經曆。誇張的劇情下都是以現實爲原型,記得准時關注哦!

阿蛋

學渣,畢業于某大學化學院。屌絲男一枚,無才無貌,不文藝也不愛運動,五音不全,的愛好是LOL。

来来,我是一支柱子, 子子子子子子子子子子子子子子子子子子; 来来,我是一个烧杯, 杯杯杯杯杯杯杯杯杯杯杯杯杯杯杯杯; 来来,我是一段管路, 路路路路路路路路路路路路路路路路路路; 来来,我是一个屁可, 可可可可可可可可可可可可可可可可; 来来......

日月無光,只有雲,黑雲。

月黑殺人夜,風高放火時,

阿蛋站在屋內,身上卻散發著陣陣寒氣......

拉伸實驗機鉗口距離爲125mm,實驗速度爲125mm/min±12.5mm/min將試樣拉伸到1定的伸長率

看了看手上的表,銀灰色,時針正指著12,分針指著6,

哦,對不起,表壞了

阿蛋似乎等著某個人,而這個人遲遲沒來,

地上是留下的煙頭,一些還留有忽明忽暗的火星,顯然是剛剛留下的,如果每個煙頭需要4分鍾,那他已等了300分鍾了

難道他不來了?

答~答~, 脚步声。 老者, 一个孤独的老者, 头发零乱,衣衫褴褛。 但他不是乞丐。 因为眸子中的杀气, 让你知道这决不是一个乞丐。

你是?阿蛋竊竊的問道

工頭

是來招人的嗎?

你叫什麽

阿蛋

會做什麽?來人一臉不耐煩。

HPLC他懦懦的答道。

什麽!你會HPLC他心中一驚,臉上籠了一層寒氣。迅速打量眼前這個青年,20歲上下,目光呆滯,怎麽看也不象會HPLC的,

我只會HPLC他的聲音越來越小了

30年前,廣東的胖##失蹤以後,就再沒人能做過HPLC了老者暗想難道這就是偶們色譜界的救星?

你跟我來說完,老者向前走去,阿蛋乖乖地跟在後面,生怕跟掉了。

西安路西, 三十米, 洋槐掩映着一条小路。 路是水泥路, 很多年没有修了。 路左扒开了一段, 散发着泥土的腥气。 路的尽头, 是一处铁锁罩着的大门。 并没有门卫。,门上悬着块匾额, 油漆已经斑驳了, 却依稀可辨##检疫局几个大字。

老者推門進去,兩台深灰色的儀器正擺在迎面的石台上,屋內已是蛛遍布,地面上方磚已開裂,石台上已布有青苔,

這儀器是510的泵,480的檢測器,這泵流速可大可小,檢測器你可以正放也可以倒著放,電腦簡直可永世性地堅持模具外表處于潔淨形態也夠牛,是新的奔二處理器,它的電源很厲害,你不按它它就不亮!再看這柱子,色譜柱是的進口原裝柱,長30m,重2兩七錢......

這個柱子不能用!阿蛋來到了實驗室終于恢複了鎮定

爲什麽?老者吃驚的望著阿蛋

貿易商現貨資源偏緊

这是GC色谱柱 阿蛋冷冷的说道

啊?你手未摸過,也沒有拆開,你憑什麽說它是GC色譜柱?

HPLC柱和GC柱的區別,可看它們的內徑和材質,HPLC粗而GC細,關鍵一點,HPLC長度從來沒有過30m長!阿蛋盯著GC柱,信心滿滿。

哈哈,果然是高手,說的這麽專業,厲害!老者無奈去拿HPLC柱子,只見他在房間的電燈開關上,左扭10下,又右扭了8下,這時一暗隔露了出來,只見一方形的一米見方的紙盒,打開後又是一個盒子,這樣陸續拿掉10曾盒子,終于見到了一個小黑色盒子,老者使手掂了掂,感覺頗有分量。

阿蛋忙湊前,只見上面寫著幾個镏金大字高效液相專用色譜柱!

阿蛋莊重接過這個盒子,小心翼翼拿出色譜柱,

色譜柱,這可不是普通的柱子,

長25公分,直徑46毫米,重四兩三錢,灰銀色表面,刺目的光芒,它奇異的功能是能分離化學樣品,當年第十次色譜代表大會評比天下分離道具,此物排名第四!

阿蛋頓時茫然,暗想:不好,此老者寶物齊備,爲何大老遠招我前來,莫非有詐?

頓時一股涼汗襲來,一陣酥麻,阿蛋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就這樣昏昏沈沈不知過了多少時日,阿蛋感覺到了光明,難道已來到了天堂?正納悶時

老者湊上前來,

阿蛋啊,你好點了嗎,昨天你怎麽自己看著柱子就暈倒了啊,以後不許抽那麽多煙啊

阿蛋這時才明白,老人是救命恩人,昨天的疑慮打消了,問老者

您物品齊備,爲何自己不做HPLC呢?

都是該死的儀器,接柱子總漏夜啊!

哦。原來是這樣啊!阿蛋拿出PEEK接頭,和切管器,切掉了不鏽鋼接頭,輕松扭上了PEEK接頭,實驗終于正常了!

關注廣州綠百草公衆號,獲取更多資訊!

intertextile面料展春天霓裳喚咗
STYLE3D與七匹狼正式簽約數字化升級咗
LE2018時尚深圳展做自己的咗
intertextile面料展春天霓裳喚咗